中文版  English  
 
首 页 | 关于中坤 | 新闻资讯 | 产业布局 | 智力支持 | 企业责任 | 联系我们
 


 


专访黄怒波:北大山鹰社再展翼 8201米史上最高祝福为国庆生

 

专访黄怒波:北大山鹰社再展翼 8201米史上最高祝福为国庆生

2017-10-04 13:04 来源: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北京10月4日电(记者 吴楚 见习记者 张潼)“祝愿我们的共和国生日快乐,祝福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2017年10月1日清晨8时48分,北京大学登山队员们成功登顶卓奥友峰,并在峰顶送出对祖国的真挚祝福。

  

  10月1日,北大登山队在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峰顶送出对祖国的生日祝福。(受访者供图)

  卓奥友峰,海拔8201米,在藏语中意为“首席宗师”,是喜马拉雅山脉的最高峰之一,也是世界第六高峰。此次成功登顶卓奥友峰的北大登山队,由北京大学山鹰社、北京大学校友及北京大学教职工代表共15人组成。其中,7人为学生,平均年龄不到20岁。 

  

  此次登山活动由15人组成。其中学生7人,平均年龄不到20岁。(受访者供图)

  为成功攀登卓奥友峰,登山队员们提前三个月筹备,9月6日进藏训练,在克服了高原反应等无数艰难险阻后,北大登山队于10月1日凌晨2点左右出发,历时7个小时集体登顶卓奥友峰。在峰顶,登山队的队员们冒着缺氧的危险,为祖国和母校北京大学送出真挚的祝福:“祝愿我们的共和国母亲生日快乐,祝愿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祝愿党的十九大顺利召开,祝贺亲爱的母校即将迎来建校120周年诞辰!”

  担任此次登山行动总指挥的黄怒波是中国登山协会副主席,同时也是北京大学校友会副会长。他激动地表示,“在海拔8201米的山顶送出对祖国的生日祝福,前所未有!学生们都很激动,我很感动。此次登山行动对学生们来说是一场爱国主义的洗礼,他们感受到一种神圣的使命感,也表达了他们这一代人对祖国和人民的感情。登山的目的不仅只是为了登顶,更重在攀登过程中亲近自然、挑战自我,在忍耐中锻炼毅力、挑战自我的极限。这次登山就是以勇攀高峰的实际行动来继承和弘扬北大精神,献礼北大120周年校庆,此次活动一直得到北大党委和校领导的大力关注和支持。”

  2018年是北京大学建校120周年。此次攀登卓奥友峰是北大登山队为北大校庆献礼,挑战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所做的热身活动。卓奥友峰地区的气候与珠穆朗玛峰大体相似,是攀登珠峰前,高海拔雪山攀登训练的合适对象。据悉,2018年5月,北大登山队将从珠峰北坡攀登珠穆朗玛峰。

  

  2018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合影。他们包括山鹰社:钱俊伟、赵万荣、庄方东、李进学、郭佳明、陶炳学、夏凡、魏伟;校友队:曹峻、厉伟、方翔、王辉、李伟、杨东杰;教职工代表队:赵东岩。(受访者供图)

  在北京大学登山队成功登顶卓奥友峰后,中国青年网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登山队总指挥黄怒波。黄怒波不仅是北大毕业生、著名企业家、诗人,也是登山爱好者,他曾先后4次从南、北坡攀登珠峰并3次成功登顶,至今已完成“7+2”挑战,即登顶7大洲最高峰及到访南北极。

  以下是采访实录:

  中国青年网:北大登山队为何选择攀登卓奥友峰?

  黄怒波:明年是北京大学120周年校庆。我们就在想,北大校庆如何能彰显北大精神?我认为,我们要突出的北大精神,就是勇于攀登。去年,北大校庆办成立,我就正式跟校庆办提议,北大山鹰社组成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最后在学校办公会上,我对整个山鹰社登珠峰的可行性、风险规避等进行了陈述,获得了校办的通过。卓奥友山是世界第六高峰,被称为“首席宗师”,海拔8201米,一般登顶卓奥友峰,才具备攀登珠峰的主要条件。

  中国青年网:此次以珠穆朗玛峰为目标,进行的一系列登山活动,对山鹰社、对在校大学生意味着什么?

  黄怒波:山鹰社登珠峰,这是个敏感问题。中国最早的民间登山是从山鹰社开始的,但是山鹰社为此付出过巨大的代价。2002年,在西藏希夏巴马西峰,北京大学有五个年轻的学生因雪崩献出了青春和生命。从那以后,大学生登山在中国就是一个特别敏感的题目。以至于青年学生登7000米以上的山峰成了禁区,这和一个正经历经济迅速发展的国家的民族精神有差距。

  山鹰社的精神不在于登顶,而在于提倡什么价值观,是不是我们遇到挫折就不去做了?回头看,我们的民族就是在挫折中走来的。山鹰社不能就此折翼,我们要有远大的志向。我们绝不会停止跟自然和谐探索的脚步。这次登顶卓奥友峰标志着中国大学生突破登山禁区,突破恐惧感了。

  中国青年网:这次登山队的队员平均年龄是多少?攀登卓奥友峰,登山队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黄怒波:这次的北大登山队以山鹰社为主,校友、教职工队伍共同组建。这种登山队组成是全世界少有的。我们队有15个队员,其中7个是学生。学生们的平均年龄不到20岁,还有一名女生。

  他们很多都没上过7000米的高山,何况8200米的卓奥友峰呢?今年5月,我安排他们登上了珠峰7028北坳。之前没登过高山的人,对这个高度不以为然。但到了7028米的高度,所有人都受到了挫折,因为太难,太艰苦了。

  今年我们定的计划很严格,每周都有艰苦的训练。大家的目标也越来越明确,这不是个人登不登到顶的问题,我们不一定非要登顶,我们要提倡这个精神。

  中国青年网:这次攀登卓奥友峰对这支队伍的挑战是什么?

  黄怒波:他们9月6日提前进藏训练,我22日到达5700米的前进营地,看到大家情绪高涨,训练刻苦。我们遇到的主要问题就是高山反应。每个人反应都很强烈,睡不着,吃不下。有一个校友因为轻微肺水肿撤离到深圳,进行紧急治疗。

  大家的训练是波浪式的。比如今天在5700米活动,明天上6100米,然后下来休整2天,再去海拔6100米处住一夜,之后再上6700米的大冰壁。这个对大家挑战很大,大家没有高山经验,一挂挂在冰壁上几个小时,又冷又热,太阳出来就热,没有太阳就冷。这个当中,我很感动。学生们在艰苦的登山训练中,还不忘做公益捡垃圾。爬了一趟山,捡回来几大袋垃圾下山。我认为这是这些年轻人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中国青年网:为什么选择在8201米高的山顶为祖国送祝福?

  黄怒波:我们攀登的日期正好是10月1日。北大学子如果能在8201米的高度向共和国庆生,是最高高度的祝福,是史无前例的,全世界都没有过的。想到这,我们都很兴奋,我半夜爬起来写“卓奥友宣言”。我是个诗人,我按着我的情绪写,越写越激动,越写越长。

  在海拔8201米的高度,队员们背诵这个宣言要花2分钟,还要摘掉氧气面罩。大家都因缺氧喘的不行,但是每个人又都很激动。在顶峰上,学生们发自内心的宣誓,热爱党、热爱人民、热爱祖国。此次登山行动对学生们来说是一场爱国主义的洗礼,他们感受到一种神圣的使命感,也表达了他们这一代人对祖国和人民的感情。

  中国青年网:此次登顶卓奥友峰对学生登山队员有什么影响?

  黄怒波:这次登顶,学生们都非常激动和振奋。这些孩子很可爱,这次登山上了新闻,有的学生们说,“坏了!上新闻了!我的爷爷奶奶不知道我登山,我还摘下了氧气面罩!”因为很多学生说服了父母,但是瞒着家里的爷爷奶奶登山的。我说,你告诉爷爷奶奶,“我不是安全回来了吗?能在8201米的顶峰上表达对国家的爱和对北大的爱,爷爷奶奶会为你骄傲的。”

  从山上下来以后,我感觉孩子们都成熟了。从此,这就是他们的精神财富。登山并不是为了谁先到达,而是为了体验对挑战的忍耐力。登山也不是个人行为,而是代表着北大,代表着一代大学生、一代年轻人的精神。

中国青年网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