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首 页 | 关于中坤 | 新闻资讯 | 产业布局 | 智力支持 | 企业责任 | 联系我们
 


 


【专访】国家级文化学者评价:李白的文化精神就在马鞍山!

                             发扬李白精神 建设中国文化高地
                       ——专访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黄怒波
 
    “发扬李白精神,建设中国文化高地。”10月17日下午,中国诗歌学会会长黄怒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点赞马鞍山中国李白诗歌节,并对大时代背景下,持续办好诗歌节提出了新期待。
    自十多年前以诗人的身份来到马鞍山参加诗歌节,再到2018年以“中国诗歌学会会长”的身份与马鞍山、与李白、与诗歌相会,黄怒波觉得,马鞍山这座城市的诗歌文化氛围更加浓厚了,最直观的体现就是马鞍山加入诗歌协会的会员越来越多了,优秀的诗人和作品越来越多了。
   “现在,城市办节的情况很多,但往往能坚持下去的并不多。三十年前,改革开放开始后不久,马鞍山就举办诗歌节走弘扬传统文化的道路,并坚持三十年,太不容易了。”黄怒波说,感谢马鞍山给中国传统文化传承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感谢马鞍山三十年来矢志不渝的坚守,这种坚守值得学习。 
    从谢眺开始,李白、孟浩然、白居易、刘禹锡、杜牧、曾巩、王安石、李之仪等唐宋诸多著名诗人集聚于马鞍山,留下了宝贵的文化财富,在黄怒波看来,马鞍山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高地。
大国竞争到最后,就是文化的竞争,作为当今世界大国,在大时代背景下,如何看李白?黄怒波认为,李白的出现是中国第一个大时代盛唐时代的产物,李白和他的诗风也恰恰反映了那个大时代。在李白去世后的1256年,他仍旧给我们留下很多宝贵的资产,李白的文化精神就在马鞍山,所以说,马鞍山连续举办诗歌节的意义已经超越了简单的办节。
    当前,怎样继承李白精神?黄怒波也一直在思考,他说,盛唐有李白,当前,我们又迎来了一个大时代,一个超越盛唐的盛世,我们能不能再有“李白”?自1989年至今,诗歌节走过了三十年的征程。三十年后,诗歌节应该怎么办?我们的城市诗歌要往哪里去?这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是需要探讨的新课题。
    黄怒波说,时代变了,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在这个民族复兴有望的大时代,相应的,诗歌节的内涵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说,三十年前,我们举办诗歌节,更多的是看重和彰显李白的诗歌文化在马鞍山的影响,三十年后,我们应该看到,马鞍山有一批无尽的宝藏——李白诗学。这是这座城市发展的重要资产,也是中华民族的文化资产。”黄怒波说,对于马鞍山的来说,展望未来,诗歌节要坚持,且一定要几个往至高点走:第一,要站在文化的至高点,马鞍山拥有无可比拟的文化厚度,但目前挖掘的还不够;第二,要努力做到李白诗学的国际至高点,李白在国际上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文化形象影响力不可估量,我们对李白的诗学研讨还有待提高,可以通过举办李白诗学的国际研讨会等活动提升影响力,并借李白的诗学研讨提升文化资产,打造文化高地。
    “持续举办马鞍山中国李白诗歌节,这是马鞍山和马鞍山人民的荣幸任务,也是中国社会的荣幸任务。我们要认真谋划下一个三十年,在大时代背景下,探讨将其作为城市发展的重要动力来办节。”黄怒波特别期待,在下一个三十年,把诗歌节平台所积攒的能量转化成城市发展的动力,希望马鞍山可以通过诗歌节的举办进一步提升城市的面貌,让城市人更加儒雅。“让诗歌回归,回到李白那,让诗歌陶冶这个社会。我们一起来做这件事吧。”他说。

                           对诗歌节的坚持本身就是一种精神
                       ——专访中国李白研究会会长钱志熙


    “马鞍山作为李白的终老之地,与李白的渊源很深。”钱志熙说,李白25岁时第一次出蜀,就与马鞍山结下了不解之缘,著名的《望天门山》就是此时所作。后又数次经过马鞍山,留下了《夜泊牛渚怀古》等诗篇。晚年时,李白穷困潦倒,从金陵来到当涂,投奔在当地任县令的族叔李阳冰,直至终老于此。
    “李白与马鞍山的关系,还可以从中国李白研究会秘书处的设置地点可见一斑。”钱志熙说,1987年,中国李白研究会把秘书处设在马鞍山,在全国学会里,很少有学会把秘书处设在特定一个地方。并且,30年间,几代研究人员往返于马鞍山,研究李白及李白的诗歌,某种意义上,马鞍山也是中国李白研究的基地之一。
    虽然这是钱志熙第一次参加中国李白诗歌节,他却早已知晓这个节日的存在,“马鞍山中国李白诗歌节有这么好的资源,所以它的影响力和知名度才会这么大,这次能来参加诗歌节我感觉非常荣幸。” 
    李白被称为“诗仙”,后来又有人把“仙”字奉给其他诗人,但钱志熙认为,李白才是“诗仙”的最佳人选。钱志熙擅长写旧体诗,他觉得李白最能代表诗歌精神,无论是新体诗人还是旧体诗人,都热爱李白,李白是一个世界性的诗人。
    关于李白诗歌,钱志熙几乎每首都爱不释手,但他觉得《蜀道难》最能显示李白非凡的才气。“‘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一开始定调就非常高,后面像大江击浪一样一步步推高。”钱志熙说,在唐代,人们对李白诗歌的评价就是“奇之又奇”,意思是从诗歌起源以来,就没有人能这么写诗。
    作为北大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钱志熙一直致力于高校古典诗词的传播和创作,他觉得,这几十年来,高校中喜欢古典诗的风气在上涨,现在写新诗的年轻人很多,写古典诗的也不少,新诗和古典诗的平衡发展。“总的来说,高校中诗歌风气还是很浓厚的,并且呈现出越来越浓厚趋势,因为现在大学生的见识、阅读面都比当年自己读大学时更高。”钱志熙笑着说。
    当前李白诗歌研究,这三十年,我国不仅仅是经济地位的上升,文化实力、学术地位也在稳步提高,某种意义上已经达到一个高峰,李白学术研究成果丰硕,光《李白全集》的整理就有很多种。“然而,李白对我们来说,既是很熟悉的人,也是陌生人。”钱志熙说,李白诗歌艺术的高度,目前的研究没有很好阐述,包括李白在马鞍山所留下的诗篇,到底作于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作的,都还需要研究。
    “三十年的中国李白诗歌节,本身就是一个成就。大家不要质疑李白诗歌节能给我带来什么,诗歌是无形的,它内化为精神的存在,而精神的存在更加永恒。”关于诗歌节到底有什么意义,钱志熙说,也许数百年后再回首,马鞍山历史甚至是中国文化史,都会有诗歌节光辉的一笔,“所以说,坚持本身就是一种精神。”


                                                              (本文章转自:马鞍山发布)